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jz96远凡的博客生命或许在文字中延伸

心静方知星空渺 意闲但寄路途迢 (我的原创博客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【散文】窗对面的高楼 远凡  

2013-05-14 11:32:2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窗对面的高楼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/远凡
       折腾了大半辈子,还是没有转出这个圈圈儿。我毕竟又转回了故地。家居竟然离它很近很近。我每天望着窗对面的高楼,总是别有一种滋味在心头。尤其伫立窗下,叼着香烟,随着渺渺逝去的烟丝,凭窗眺望,那楼群之中的最高的楼,俨然与我近在咫尺,伟岸,庄重,似乎无声地向我传递着什么,不,或许是我向它传递着什么。这会儿,我想到这楼显然凝聚着现代化气息,无疑是过渡中的变迁的象征。许久以来我的老年的神经被这高楼若明若暗地侵扰,似乎想要扑捉那久远的心底的故事。确到了该说点什么的时候了!
        凝望着高楼的顶端,我却只能想它的根基!并不是伤怀,而是破碎的念想。或许为着忘却的纪念,或许纯粹闲来自扰,为自己营造一种老来的脆弱的心态氛围!但我喜欢那种说不清道不白的遐思和痴想,不求找寻诗意,只求消磨时光。
       诸君,读到此你可曾想到那大楼的旧址,那周围的一片,五十年前,曾经坐落着我的大学,我的母校,那里是我毕生的眷恋和纠结地!你想,我这后文如何才能了结呢?我也不知道。反正文随心走,就像人随命走,生如梦游,我不知道心会将文字带到何处。反正现在我边敲打着文字,边抬眼凝注一下那高高的大楼,心中的母校情节似乎有所削减,反倒觉得那楼像一座钢筋水泥垒砌的无字之碑,确乎在无意识地祭奠着什么。绝不是单纯地祭奠我曾经的母校。昔日母校的树荫,丁香,图书馆的灯,教室的窗,体育馆,运动场,宿舍,浴池乃至那座日伪时期留下的森严的院长楼,虽然早已荡然无存,但依然在我等学子心里。然而眼前的这座大楼并不知道它们的存在,甚至毫不惋惜自己取代了那座足以堪称历史文物的森然的日伪建筑。都说人是冷酷的,被人造出的僵死的现代大厦更加验证了这种冷酷。柔肠只在诗人的想象之中,我虽不是诗人,但我还能些许记得一些往事,了解一点历史,这大楼的下面,大楼的周围,确实镇压着无数历史的积淀,当然不乏无数的亡魂。
       我的母校坐落在长春。长春亦是我的出生地。庆幸自己“8·15”光复之后落地,否则说不准也遭遇小鬼子的刺刀呢!小时候听父亲讲,长春早先年叫双城子,后来叫宽城子。即现在的宽城区,是当年长春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。如今的宽城区,比之整个长春早已是小巫见大巫了!记得小时候离开长春之前,父亲曾领我到过“孝子坟”。那时的人们是常到“孝子坟”顶礼膜拜的,至于此坟因何而成文物地,记不得了。直到后来我又回长春上大学,方发现原来我的母校就坐落在“孝子坟”处,而该坟已经为宽广的街道荡平!那大楼如果是碑的话,是否首先就是为“孝子坟”而立?反正我做如是想!而后来我又听说,我的母校前身是建国之初全国可数的银行专科学校。再以前是满洲国的一个官衙,记不准了大概是税务总署之类,与对街的
满洲国民生部相望。当然这里不像当年的日本的关东军司令部(现省委大楼)那么恐怖,但地下的冤魂也肯定不少。再往前追溯就不得而知了,也许曾经有过上世纪初的民间烧锅或者粉坊,也许存在过农家院落,也许原本就是农田或荒地或沙丘,或曾有芦苇沼泽,胡子出没,更有一条通往黄龙府的蛮荒古道。本来长春属县农安就是黄龙府所在,离长春很近,这里本就是女真游牧,胡汉杂居,部落厮杀,金戈铁马的地方。这里开化的很晚,成文历史不是很丰富,三四百年前应是原滋原味的塞外风光!但这里却记载了一个中华民族最大的耻辱—— 满洲国。长春曾经是它的新京,伪皇宫,绝非游览胜地,而是历史的见证!我入大学不久,即去伪皇宫体验了一把亡国奴的滋味。这滋味被我带回校园,又在阅览室翻阅好几天《伪满洲国史》,方慢慢消化掉。
       这会儿,我们三个同窗,三位老朽,刚刚聚酒归家,神智尚清,肚满肠肥之后,不可当即入睡,所以我想续完窗对面的“高楼”。酒后之文,或更可读。是的,人生如此短暂,更迭如此神速,母校砰然消亡,高楼瞬间崛起,然而感慨呢?如此庸俗!我知道高楼底下的鬼魂随着时空的变幻进进出出,包括我的老师,我的同窗。可是更令我难以忘怀的是这里的红海洋,这里的扎枪柳罐斗乃至演义成冲锋枪的武斗!我永远地诅咒那所谓“文攻武卫”,本不该发生的疯狂!一个民族的悲哀总是无端的继续,成王败寇的历史何时终了?
       窗对面的高楼,似乎令人憎恶与烦恼,它只是记录了一个阶段性的过程,包括学子对母校的眷念。可谁又敢担保,多少年之后,这块新崛起的省城财政金融中心,重新沦为废墟呢!
       人在不可抗力下生存,有生之年的掠影仅只一瞬。窗对面的高楼,你必将也要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。
       我,在这里参禅了!

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1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